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轨道之声

【员工艺苑】玻璃晴朗 桔子辉煌

时间:2020-05-09 信息来源:哈尔滨地铁项目 作者:王怡苏 字号:[ ] 分享

连日里雾霾天气,本想一如往常开窗看看外面的景象,却被扑面而来的强烈窒息感推了回来。每天清晨跑通勤来项目部上班的主任,今早一进门便感叹:“不仅呛嗓子,简直辣眼睛啊。”隔着玻璃,望向灰蒙蒙的窗外,不禁使人发出“楼宇沈沈翠几重”的疑思。

这雾霾,像极了疫情期的压抑。这疫情,像极了笼罩在人们心上的一层霾。其实病毒向来离我们很近,人类无法彻底消灭它,只能一次又一次竭力打败它。

童年记“疫”——非典型肺炎

那是一段弥漫着刺鼻的过氧乙酸消毒液气味的浓烈记忆。那时我还在上小学,不懂病毒,不懂疫情,更不懂为什么有人会去捕食野生动物。当然,那时也并不能理解什么是死亡。只知道教室每天喷洒消毒液,走廊时常熏艾草,大家都喝板蓝根。

突然有一天学校放假,即将举办的校园舞蹈比赛也随之取消。虽然有一点可惜,和小伙伴们认真排练许久的节目没能上演,但是没有期末考试了,想想也不亏。在家的日子十分惬意,我似乎回想不起那场疫情有多可怕。唯一担心的就是每天在城外卡点值班的爸爸,我似乎很久没有等到他回家,再见时,他已瘦了一大圈,口罩覆盖不到的皮肤已晒出了黑斑。“非典”是什么时候消失的,我已然不记得了。大概爸爸回家的那天,就是大家一起把病毒打败、凯旋归来的日子吧。

时光奔流,似乎可以冲淡一切,就像个记忆窃贼,使人忘记过往的苦痛。可它却又是一个命运推手,无论顺流逆流,你须得往前走。后来,我考进了哈尔滨医科大学,所修专业是公共事业管理,因此,我对预防医学有了一些粗浅的认识。说来也巧,我的母校便是鼠疫斗士伍连德先生一手创办的。

历史战“疫”——东北鼠疫

伍连德是何许人?

伍连德,字星联,公共卫生学家。他是中国卫生防疫、检疫事业的创始人,是中国现代医学的奠基人,是剑桥大学第一位华人医学博士,是中华医学会的首任会长,是诺贝尔奖史上首位华人候选人。梁启超曾赞誉:“科学输入垂五十年,国中能以学者资格与世界相见者,伍星联博士一人而已。”     

1910年,一场肆虐无情的鼠疫由中东铁路经满洲里突如其来地传入哈尔滨,随后迅速横扫整个东北,仅半年间便以铺天盖地之势席卷半个中国,造成了6万多人死亡的惨痛灾难。这使本就内忧外患的中华大地变得满目疮痍,哀鸿遍野。

当时,年仅31岁的伍连德临危受命,作为全权总医官到东北领导防疫工作。他深入疫区调查研究,首开中国医学史上人体解剖的先河,对疫尸进行病理分析。他力排国内外众议,坚持采取了交通检疫、隔离疫区、建立隔离病院、集体焚烧疫尸传染源等多种防治措施,还设计了“伍氏口罩”,让中国人第一次用上预防传染病的医用口罩。

在伍连德的卓越组织下,这场震惊中外的鼠疫大流行不到4个月便被一举扑灭了。他的团队中297名殉职者用血肉铸成人类历史上战胜流行病的首座里程碑,他的防疫方案也成为迄今为止人类对抗突发流行性传染病的最佳手段。

庚子抗“疫”——新冠肺炎

2019年12月,湖北省武汉市部分医院陆续发现了多例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的不明原因肺炎病例,现已证实为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引起的急性呼吸道传染病。疫情发生以来,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全国形成了全民抗疫、共克时艰的局面。

民间盛传:“古有伍连德,今有钟南山”。在这不平凡的庚子年春,现已84岁的抗击“非典”第一功臣钟南山再赴前线,坐镇武汉,带领全民抗击新冠。他说:“隔离是目前防止人传人最有效的办法。”随后,全国各地开启了居家隔离的全民防疫模式,除了一次性采购大量生活用品的必要外出活动,人们和大自然的交流只能靠隔窗相望了。

中国力量,不负众望。十天建成火神山、雷神山两所专门医院,平均每天建成一所方舱医院,尽显中国速度、中国效率。

《诗经》有云:“岂曰无衣?与子同裳。”如今,疫情之下,遍地英雄,以合众之力,共同托起这万家灯火。各省市县医疗团队带着按满鲜红手印的请战书,喊着“若有战,召必回,战必胜!”的口号亮剑出征。

危机之下,方显情怀。一些“不务正业”的企业纷纷跨界支援抗疫——“买不到口罩,就买口罩厂”“好口罩,格力造”“人民需要什么,五菱就造什么”,以高质高效高产解国家燃眉之急。

人间有爱,病毒无情。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医生被新冠肺炎无情地夺去了年轻的生命,武汉市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不幸倒在了抗击疫情的战斗一线,年仅29岁的女医生夏思思也在这场战斗中不幸殉职,火神山医院护士吴亚玲得知母亲在老家去世的消息后,强忍泪水朝着家的方向鞠了三个躬后又马上回到了工作岗位。

隔窗相望——你我皆是“疫”中人

从早年抗疫的伍连德到如今这些抗疫逆行者,不由得发出这样的良心拷问:我们能否不再为自己那点口腹之欲而去随意捕食野生动物?我们能否不再忽视公共卫生坏境而去随地吐痰?我们能否不再任性妄为少张罗几次聚会?我们能否不再“屏蔽”政府的三令五申而依旧去野外放荒点火?究竟是什么使有些人的眼睛蒙灰、心内积尘,不与自然和谐共处了呢?是该到我们深刻反思、身体力行的时候了。

我们坚决不能做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更不能做民族虚无主义者和历史虚无主义者。我们中国人向来是有骨气的,我们中国人向来是有团结心的,我们中国人向来是有民族自豪感的。余光中说:“我的国家依然是五岳向上,一切江河依然是滚滚向东,民族的意志永远向前。”在这场疫情中,举国上下,勠力同心,自觉隔离,共克时艰,这便是一个民族最美的样子。  

时下,哈尔滨疫情形势较为严峻,哈尔滨地铁2号线项目部始终严管狠抓。从前期的分批隔离、陆续进场,到现在的全面消杀、彻底排查,无不展现我们电建铁军能打硬仗、能打胜仗的决心和态度。我们不仅要安全复产,还要创效达产。

诗人北岛曾写道:“一位本地英雄,在废弃的停车场上,唱歌,玻璃晴朗,桔子辉煌。”我们每个人,不都是那位本地英雄吗?或在家中,或在“战场”,站在窗前,望向远方。或轻轻低吟,或放声高唱:“玻璃晴朗,橘子辉煌。”






【打印】 【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