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轨道之声

铁中铮铮——铁杨慧

时间:2020-05-19 信息来源:哈尔滨地铁项目 作者:王怡苏 字号:[ ] 分享

沈腾的电影《夏洛特烦恼》里有一个特别经典的片段——成名后的夏洛去找马冬梅,到了她家楼下向一位大爷打听是否认识她。夏洛问:“大爷,楼上322住的是马冬梅家吧?”大爷反问:“马都什么?”夏洛说:“马冬梅。”大爷一脸疑惑:“什么都没啊?”夏洛大声重复:“马冬梅啊。”大爷不解:“马什么没?”夏洛无奈地说:“行,大爷你先凉快着吧。”大爷爽快答道:“好嘞。”

影片中打岔大爷令人印象深刻,忍俊不禁。我也有过一次难忘的打岔经历,那是在2019年7月29日下午五点多。为什么记得如此精确呢?因为那是我毕业后入职轨道公司,随即乘坐高铁奔赴哈尔滨地铁项目部的高铁到达时间。

你好,“仙女铁”

“你叫什么名字?”“我叫铁杨慧。”“什么慧?”“铁杨慧。”“复姓吗?”“我姓铁,铁木真的铁,名杨慧。”其实不光是我,后来也听过她和别人自我介绍时的对话。由于铁姓并不常见,大家通常要多问上两遍,而她似乎早已习以为常了。

而初见的场景,也使我记忆犹新。我们哈尔滨9人小分队刚下了高铁,便兴奋地拖着沉甸甸的行李箱向约定地点迈进。此前,我对土木建筑行业始终有一种刻板印象——目之所及尽是飞扬尘土的男儿战场。出乎意料的是,向我们走来的接站人员竟是俊男靓女的豪华阵容。

“而你带笑地向我步来,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在熙熙攘攘的车站里,一个眉目清泠,笑靥明媚的娇小女生映入眼帘。我不禁慨叹:《诗经》所云“灼灼其华”,应该正是如此了。我满怀期待地对眼前这位小仙女说:“你宿舍还有位置吗?我可以成为你的室友吗?”她轻声浅笑:“当然可以啦。”就这样,“仙女铁”成为了与我朝夕相伴的“室友铁”。

温暖的“室友铁”

“室友铁”虽然身材瘦小单薄,却为初来乍到的我扛起了新生活的小天地。天气将寒,她便悄悄帮我把棉被送出去弹了棉花,让我拥有了一个松软又温暖的冬天。

她不仅把温暖盖在我身上,还让我把温暖吃进肚子。她会做好吃的好喝的投喂我——她做的辣椒炒鸡蛋是我品尝过的最美味的“木须类”菜肴,她榨的木瓜牛奶让我品味到繁忙工作之余的香醇和甘甜。

在我遇到困难时,她还会给予我心灵上的温暖。即便她刚加完班回来,也会毫无倦色地鼓励我,哪怕月亮已打了哈欠。

无所不能的“老铁”

在工作中,她是无所不能的“老铁”。她本是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专业的毕业生,自2015年入职,先后在质检部做资料、在工程部做调度、在综合部做管理,面对一个个前所未有的挑战,她凭着顽强如铁的韧劲儿一一攻克。由最初的无从下手,变为后来的游刃有余。

如今,作为综合管理部副主任的她,把部门工作打理得井井有条,不遗余力地为各个部门、每一位同事提供支持与帮助。“老铁,打印机出故障了。”“老铁,我们办公室灯坏了。”“老铁,车站航拍图发我一份吧。”“老铁,浴室漏水了。”大家在工作和生活中遇到任何情况,总是第一时间找“老铁”,因为她是大家无所不能的老铁。

她无时无刻不在工作。每天饭点遇到她,她都会问大家:“好吃吗?”然后根据大家的反馈对食堂进一步要求——她想让身处异乡的同事们每天都吃上可口的饭菜,吃出家的味道。

去年冬天,她半夜两点突犯急性肠胃炎。我从睡梦中醒来,恍惚记得她好像去了卫生间,半天都没回来。我便猛然起身去寻,于是看到了面色苍白、冒着虚汗蜷缩成一团的她。我和隔壁的兰兰急忙帮她穿好鞋子和外套,等她的爱人——在站点工作的光哥来接她去医院。第二天,大家找不到“老铁”后得知她生病都很担心,可尚未痊愈的她下午便赶回到工作岗位上。别人看到的是她女中豪杰的英姿,可我却亲眼见到了她疼得说不出话的样子。任何揪心的描述都显得那么无力,我只记得那一夜她被接走后日日温馨的宿舍霎时荒芜。

平平无奇的“小铁”

可是,抛开她身上的种种角色和责任而言,她终究只是平平无奇的“小铁”。

她也会说想家了,她也有小小的心愿,她也有深深的依恋。她也不过是一个想在疫情结束后穿着漂亮裙子和老公赴一场甜蜜约会的普通妻子,她也不过是一个想抽出时间陪一陪年迈的外公外婆,想吃小铁专属家庭版辣椒炒肉配米饭,想念“家人闲坐,灯火可亲”的团聚时光的普通女孩子。

南朝宋著名史学家范晔在《后汉书》中写道:“卿所谓铁中铮铮,庸中佼佼者也。”铁中铮铮,秀外慧中,作为“铁粉”的我可以自豪地说:“人如其名,我室友就是这样的人。”

古有巾帼英雄分毫不让须眉,今有电建女将尽展一线风采。

铁杨慧,铮铮如铁的铁,地铁的铁,电建铁军的铁。






【打印】 【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